第998章 让你生不如死

作者:言小念 萧圣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少爷,少爷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早起的佣人发现沈迟走在风雨中,惊慌的跑过去,帮他撑伞。

    “晓棠?”沈迟猛地转过身去,看到佣人的丑脸,立刻烦躁的推开伞柄,如丧家之犬一般跑走了,拖鞋掉了也不管。

    刚才为他撑伞的,为什么不是安晓棠!

    以前他在湖边钓鱼,每次下雨,都是安晓棠匆匆送伞来,给他撑起一片晴空,帮他抹去雨珠……

    “少爷!”佣人见状大骇,也不管被风吹走的雨伞了,屁滚尿流的敲响了主人的卧室门,“老爷,夫人,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大惊小怪的?”沈老爷威严的斥责道。

    沈夫人连忙安抚了一下丈夫的情绪,支起身子问,“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夫人,少爷又魔怔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沈夫人大惊失色,连忙披着睡袍出来,“少爷在哪里?他是不是昨晚没吃饭,饿着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,夫人!”佣人满面愁苦,“少爷失魂落魄的淋着雨,我帮他撑伞,他突然生气的推开我,赤着脚在院子里跑,好像中邪了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畜生!”沈老爷咬牙启齿,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啊!”沈夫人急得跺脚,然后往楼梯口跑。

    刚跑到拐角处,就见儿子走了上来。沈迟浑身湿透了,头发往下滴水,眼眸泛红,赤着脚,冷得浑身打哆嗦,看起来狼狈极了。

    “阿迟,你这是怎么了?”沈夫人难过极了。

    儿子的状态让她很焦心,就算他傻掉的那十年,也没这么狼狈过,揪心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沈迟面无表情的回一句,双目无神的往上走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看他是不是……”佣人说一半又掩住了唇,不敢说戳心的话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夫人脸色苍白,手狠狠的揪着衣襟,靠在奢华的楼梯上,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儿子这个样子,当娘的,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佣人追上沈迟,对他使了个颜色。

    沈迟心情不好,但最基本的孝顺还是有的,见母亲不舒服,他又拐回来安抚她,“妈,我没事,就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,有点难过。难过是好事,说明我是有灵魂的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见他说话正常,这才松了口气,但她不想儿子难过,“孩子,你有什么好难过的?我们家又不缺钱,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,妈妈也不会逼你去建功立业,你只要成个家,过正常人的生活就行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迟点点头,不敢说自己想念安晓棠了,怕母亲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自己病的这十年,母亲担惊受怕,求神拜佛,受了很多煎熬,已经够可怜的了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!你快去泡个热水澡,妈给你端个祛寒茶去,别感冒了。”沈夫人匆匆往厨房方向走。

    佣人则飞快的跑到少爷房间,帮他浴缸里放满热水。

    凭良心说,沈迟确实很幸福,衣食无忧的贵公子,还缺女人吗?

    伺候好少爷泡澡,佣人出门,刚好遇到了夫人,不由得猜疑道,“夫人,你说少爷是不是想念少夫人了啊?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少夫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安晓棠啊!”沈家的佣人很少,就三个,主人把他们当成一家人,所以说话也随便些。

    沈夫人笑笑,“你要不说这个人,我都忘了。安晓棠只不过是阿迟一时的玩伴,过家家的道具,算什么少夫人?她是哪家的千金,还是淑女?年龄又大,以后可别乱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佣人微微低头,心里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说实话,安晓棠这个人真挺不错的,除了胆怯一些,太依赖人之外,几乎没有缺点。

    她颜值很高,仁爱善良,心灵手巧,与人无害。

    但家世确实差了点,听说还有黑历史……可惜了,不然真和少爷挺配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过早饭,父母都去公司了,两个妹妹上学。

    沈迟把自己带回来的纪念品分成几份,最好的一份是给安晓棠的。

    他把车开到花房,将安晓棠喜欢的那几盆花搬进车子里,想给她送过去,主要怕她思念这几盆花。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也许哪天安晓棠就回来了,他又把花盆搬了下来,好生呵护栽培……

    车子开到安家别墅的时候,还不到九点。

    安存希还没去上班,如今他在中州城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,首先他的业务纯熟,在律师界有名望,其次他是萧家的干儿子。

    虽说萧君生和夏瑾不问世事了,但还有萧圣在。

    萧圣的两个儿子如雨后春笋般,很快就会起来,尤其小阿贝,霸气的样子不输他的爹……

    所以安存希有萧家罩着,日子过得顺风顺水,如果姐姐的事不让他发愁,就完美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今天把这些花籽散进篱笆墙边上,那么过一个月,我们墙上就爬满牵牛花了。”

    安存希上班之前,给姐姐分配工作,防止她太无聊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安晓棠接过牵牛花籽,脸上的笑容还像十几岁的小姑娘,纯洁的很。

    安存希低下头,在姐姐额角亲了一下,“栽好花,再看一会电视,下午海棠会开车送你上心理课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别担心,好好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安存希微笑着告别姐姐,姐弟俩在一起生活,也算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海棠帮拿来外套和公文包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。”安存希挺感激海棠的。

    “跟我客气什么。”海棠就喜欢表哥彬彬有礼的气质,不愧是言教授的学生,修养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两人并排走到门口,安存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海棠,里面装着一张卡,“今天是五号了,给你发薪水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海棠笑笑,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她要的是钱吗?她要的是安存希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哥,你这是撵我呢?给钱的话,我只好离开了。我爸妈给海芮带孩子,那么我就回乡下,一个人孤零零的种田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”安存希把信封重新放回公文包,反正他每月都会把钱转这张卡里,到时给海棠做嫁妆吧。

    他欠海棠的情,一辈子都还不清,但他并不打算以身相许,两码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。”沈迟拎着礼物走了过来,高大的身影很帅气。

    看到沈迟,安存希脸色微变,身侧的拳渐渐收紧,他很想往死里揍沈迟,和沈家有关的案子,他一定会接。

    以前是图沈家人对姐姐好点,现在是想阴沈家一把。

    安存希是爱憎分明的人,姐姐平白受辱,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一定要咬出沈家几口血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沈先生,你好。”海棠微微一笑,维持局面。

    沈迟提了提手里的礼盒,“我带了点小礼品给晓棠,可以进去送给她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安存希冷冷的拒绝,对沈迟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排斥吧?我是诚心实意的。”沈迟不失风度的勾起唇角。

    安存希冷笑,他这样排斥已经算客气了,要不是懂法,沈迟早就被他揍扁了。

    “我家不欢迎你,也不需要任何小礼品,请你速度离开这里,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家门口!”

    沈迟无奈,把礼品递向海棠,“海姑娘,能不能请你帮我把礼品转交给安晓棠,我想她看到后,会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也许吧。海棠感觉安晓棠对沈迟还是有情的,思虑了几秒,抬手接过了礼品盒。

    下一秒,安存希夺过礼品盒,毫不客气的砸在了沈迟的身上,“拿上你的东西,滚!如果敢再来挑衅,我有一千种办法,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