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3章 好久不见你好吗

作者:言小念 萧圣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感受到丈夫浓烈的爱意,言小念心发烫,飞快的亲向萧圣的薄唇。可一看见他的眼眸泛红,她的动作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心头复又泛起一抹难言的苦涩。言小念垂下睫毛,低喃一声,“老公,我应该是……受到惩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错什么了吗?”萧圣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,隐忍着想听到她的真知灼见。

    “就是先前……你和安晓棠的那一段……”言小念有些磕巴的说道,一双浓密长睫眨得很快,慌乱而自责,“我一直记恨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应该的吗?”萧圣微微闭上眼眸,一张倾世绝伦的俊庞上,现出一抹痛楚悔恨,“是我背叛了你,对不起你,自然是该记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言小念摇头,“我现在明白了,人有的时候,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志的!”

    一点小小的毒品,就把她的神经系统绑架了,何况萧圣当初是被人蓄意下了蛊?

    等他清醒之后,发现她和欧烈都“死了”,他是何等的绝望,又是何等的心死?

    她以前不理解,现在感同身受了!抬手抚上他的俊庞,言小念羞惭的说道,“真相也许会迟到,但从不会缺席。老公,我想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道什么歉啊?”

    不需要的。萧圣下意识的收紧双臂,低头吻上她的眼角,自己的眸里则泛起一层水雾,“老婆,只要你这次能把毒戒掉,我宁愿你天天骂我、恨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骂过你?”言小念皱起秀眉,不肯认账。

    就算他和安晓棠要订婚的那个晚上,她也没开口骂人。

    “要举例子?”萧圣垂眸睨向她,语气淡然的说道,“老鸹啄的,万人轮的,内分泌失调,癌细胞怀孕……都是谁骂的啊?”

    老鸹专啄死人,她骂他是死尸,当他听不出来吗?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言小念连忙咳嗽两声掩饰尴尬,脸颊微微发烫,“那是刚认识的时候,你那样对我,我不骂你才怪。可后来我也和你说过,我很爱你!”

    “说过吗?”萧圣眼眸泛起一丝狡黠的涟漪,低头将薄唇贴着她细腻的脖子上。笑中也有泪,苦中也有乐……

    让此刻的他,觉得非常幸福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过吗?”言小念抬手摁住额头,思索良久,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过去的事……

    她的脑子一片浆糊,记忆力衰减的厉害,“那我再说一遍,你一定要记住啊,萧圣!我怕我以后变成痴呆,再也不会说那三个字了。”

    萧圣身形一震,眼眸里翻涌起一股复杂的惊怒和痛楚。

    “又胡说!你怎么会变成痴呆,言小念,你很快就会好的!”他胸口剧烈起伏,对她吼道。

    会好吗?言小念突然就笑了,笑得泪光闪烁。

    为了掩藏泪意,她偏过头趴进他的颈窝里,摇摇头,撒娇的开口道,“老公,我数过了,你每三句话里,就有一句话是吼我的。”

    有吗?萧圣心头一软,妻奴的本性又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大掌扣住她的后脑,他抵着她的前额,低声道,“那你得好好保养身体,等我老了,吼不动你了,你就可以翻身做主人了,把我吼到墙角蹲着。”

    言小念噗嗤一笑,虽然自己的身体很难受,可只要和丈夫在一起,自己的精神就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“老公!”她抬手紧紧的箍住他,“你是我第一个毒品,让我上瘾,可我却永远不想戒掉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了真顺耳。萧圣挑向她的下巴,声音低哑温柔,“看着我,宝贝。”

    言小念的脸顺着他挑起的速度,一点点的露出来,四目相对的刹那,她的鼻尖又一酸,眼泪又憋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满脸疲惫的他,真得让她好心疼!

    两人互相凝视着彼此,几秒之后,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!

    萧圣以前纵有千般不是,万般过错,在这一刻也完全抵消了,夫妻二人的心,再无丝毫芥蒂,贴得很近很近……

    “萧圣,我喜欢壮老公,所以你要好好睡觉,好好吃饭,养得壮壮的。”言小念贴着他的侧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多壮的?”萧圣斜过脸看她,薄唇似有似无的触上她的唇瓣,温热的气息喷洒,“一夜七次不够吗,嗯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酥得要命!言小念脸颊酡红,握拳轻轻的拍上丈夫的肩膀,“讨厌!”

    萧圣勾唇,倒也没继续坏下去,而端起碗继续给她喂粥,又变戏法的从保温盒里拿出一碟青椒炒牛肚,给她下饭。

    虽然楚院长说病人不能吃辛辣的,但只要她爱吃,自己就会弄给她吃,总比一点东西不吃要强很多。

    辣椒也能让人长血长肉,医生又不如他了解言小念。

    “老公,好吃。”言小念胃口果然提高了不少,吃得腮帮子鼓鼓的像土拨鼠,“明天我要吃尖椒炒小虾,雪菜炒肉丝,以前我一生病,我爸就给我做这些菜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圣用手背擦掉她唇角的葱花,又眷恋的摩挲了几下,“只要你乖乖的听话,我什么都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言小念调皮的闪闪眼睛,“那……我要是想吃你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圣目光一深,耳根子瞬间发热,身子也紧了不少。他低头看着碗里的饭菜,用勺子刮了刮,“言小念,我禁欲很久了,你别招我。”

    他克制的神情,让言小念错乱了呼吸,心如同裂开了一样疼。

    婆婆去世了,萧圣失去了母亲,已经很难过很难过了,可自己偏偏不争气,不光不能给他一点点安慰,反而让他陷入更深的泥潭……

    正难受着,突然手机响了,言小念震了一下,“老公,是不是小薰到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。”萧圣瞥向屏幕,看到了宫炫默的号码,他一手揽着言小念,一手接起电话放在耳边,“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,只是……”宫炫默转眸看了眼母女相认的场景,无奈一笑,“我现在一点存在感都没有,他们还没来得及和我说话,甚至没看我一眼。”

    萧圣不以为意,淡然道,“正常的,你又不是主角。”

    “圣,我看到欧石南的弟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墨眸骤然一缩,萧圣低沉警觉的问道。言小念也听见了,侧着耳朵倾听。

    萧圣怕她听了担心,把粥菜都递给她,“乖,自己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言小念听话的端起碟子,吃炒牛肚去了。萧圣走到窗前,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欧烈。”宫炫默这才压低声音道,“他和一些神秘人在一起,以我的嗅觉,基本可以判断出他似乎加入了什么组织,奉命对王居夫妇不利,当然还有孩子们、小薰和我,都逃不掉。我想,一定是花爷雇佣人要将我们斩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庆幸欧烈加入了什么鬼组织,如果换了别的人,也许你们在路上就没命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宫炫默心有余悸,“当时欧烈有意提醒我,不然我不可能看到他,他约我凌晨三点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见面后再议,还有——”萧圣强调道,“你提醒他,有人曾冒充过他,让他不要轻易露出真面目,尤其不能向他的雇主露!”

    “好,那再联系!”宫炫默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萧圣将手机帅气的捏在掌心,冷眸微眯,看向窗外的夜景。

    难怪他觉得之前和言小念见面的“欧烈”怪怪的,不够光明磊落。

    一旦欧烈加入什么组织,就不可能是自由身了,甚至连电话都会被监听的,所以上次的欧烈必然是假的……

    可怜的言小念,上当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言小念嘴里的饭菜再次失去味道,通过只言片语,她大概猜出了他们在讲什么。

    眼前又浮现出欧烈干净阳光的笑容,以及他那两只尖尖的小虎牙……上次见面的确实是假货,虎牙都没有。

    欧烈,我们好久没见了,你好吗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