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4章 春蚕到死丝不尽

作者:言小念 萧圣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渐近的脚步声,听起来震耳欲聋,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人的心尖上。

    原本清脆好听的鸟鸣,这会变成了催命的乐曲;原本云雾缭绕的仙境,变成了诡谲恐怖的地狱……

    “冲儿,我们这一夜的努力,白费了。”言小念又气又恨,后退的路被花爷的人堵上了,他们的结局显而易见了。

    余冲眯眸没说话,大敌当前,每一秒都变得那么紧迫和珍贵。

    “傻瓜,你不该来救我的。”言小念抬眸看向他,将他沾在脸上的一缕湿发抹到一边,哽咽道,“我死了不要紧,但你要有个三长两短,我会心疼的……”

    余冲心头一阵绞杀,眼泪差点被她逼出来了。

    忍了忍,他说道,“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的,也不要轻易说死,不到最后一刻,谁也猜不到结局。辛颜,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言小念咬了咬唇,水眸微瞠,有些没听清。

    余冲忍着手上的剧痛,亲自动手,把言小念最外面的一层纱衣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体力消耗太大,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十倍百倍,再也没有能力带言小念跑了。

    但他依然可以保护她。

    有句诗叫“春蚕到死丝方尽”,这种说法是不对的,应该是春蚕到死丝不尽,因为蚕茧还可以抽丝,为她织一件梦的衣裳……

    正当言小念不知他想干什么的时候,余冲突然把她拽到一块岩石边,让她紧靠着岩石蜷缩躺下,然后用枯枝败叶把她的身体遮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言小念明白了,余冲要把她藏起来。

    那他怎么办?

    “辛颜,等下无论怎样,你都不要出来。”余冲不舍的摸了摸她的脸,低沉又急促的交代道,“即便毒瘾犯了,你也要忍住。实在忍不住了,你可以适当摁住自己的百会穴和耳门穴,当然不要摁得太重,否则会出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言小念泪眼摩挲的盯着余冲,看着他单薄而惨白的俊庞,一阵心疼,“冲儿,你也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突然用力的拉他,让他和自己躺在一起。

    余冲纹丝不动,“我先引开他们,再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跑不动了,要引我来引!”言小念想要站起来,却被余冲大力摁住了,“我跑得动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行……”言小念摇头,眼泪决堤而出,“我一个人会害怕的,我怕你被他们抓了去,我们在一起,我就不怕了,哪怕被抓住了,我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余冲心头狠狠一颤,他何尝不想和她在一起,但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他想要帮她擦泪,可手抬到一半又放下了,唯恐她看到自己的伤会难受。

    “辛颜,我有几百种逃生技能,但带着你就不好施展。只要你不拖后腿,就算我被抓了,也分分钟逃得出去。”余冲狠心的说道,眼神深深的望着她,希望她听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知道了。”言小念咬紧下唇,闭上了纤长的睫毛。

    泪水一滴滴的从眼角落下。

    她不能连累他。

    余冲心头一恸,俊美的眸里闪过一道水光,他低头在言小念的眉心上深深的烙了一吻,觉得不够,又匆匆的在她唇上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像怕她反对,他迅速的用枯叶盖住了她的脸,确保她和岩石融为一体,他才拿起紫色的纱衣,一连后退了四五步,神色悲戚。

    再见了,辛颜。

   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,一定要幸福……失去我,你还有很多人爱,但我失去你,就会失去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我死,你生。

    睫毛一颤,两行清泪滚落下来。他一生不曾哭过,再痛再伤都忍着,可是与她生离死别,着实痛不可忍……

    和言小念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,每一个片段,哪怕她不经意的一个微笑,都像蝴蝶一样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他们了,在那里,快,抓住他们!”一个凶恶的声音隔着薄雾传了过来,脚步声就在几米开外了。

    言小念瑟瑟发抖,想看看余冲在哪里,却丝毫不敢动,呼吸都不敢。

    余冲站在悬崖边,侧身而立,好像等着他们过来。

    相距不过五六步的时候,他唇角闪过一丝凄美的残笑,抱着紫色的纱衣,纵身跃下悬崖!

    用这种极端的方式,他完成了对心爱女人的保护……

    “靠!那两人跳下去!”黑衣人发出阵阵惊呼,三步并作两步的围堵过来,对着悬崖下面开枪。

    谁跳了?言小念吓得头皮一麻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透过枯叶的缝隙,看到许多人围着悬崖开火,瞬间急得汗水湿透衣背,泪水模糊了视线。

    冲儿,跳了?

    果真跳了,不然那帮混蛋不会对下面开火。意识到这一点,言小念魂飞魄散,心脏好像被挖出来一样痛!

    冲儿,你为什么这样傻?

    为了保护别人,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,可到最后,你除了得到一件紫色的衣服,还能得到什么?

    子弹的声音震耳欲聋,石头被崩得灰尘四起。

    言小念整个胸腔都被震裂了似的,急得喉间一片腥甜。那么深的悬崖,跳下去也是个死,他们还有必要开枪吗?

    这些没有人性的渣子!他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,也是父母当小宝宝一样抱着长大的,为什么这样恶啊?

    言小念想站起来,给余冲报仇,把这些混蛋踹下悬崖,但她浑身动弹不得,神识一沉,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渊……

    等等我,冲儿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她仿佛看到了云雾缭绕的悬崖间,那个全世界最帅的新郎,穿着奢华的大红喜服,拥着他的紫色新娘,缓缓的落在了悬崖下面,平安着陆……美得像一幅画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不要死啊,余冲,一定不要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不会死。”他回眸一笑,依旧黑发飞扬,衣袂飘飘,俊如谪仙。

    辛颜,我们穿过同一件衣服,吃过同一碗饭,爬悬崖的时候,也是合为一体的,我已经是你的一部分了。

    而你,却是我的全部……所以只要你活着,我就会活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推论好像不太合理,我还活着,那你活着了吗?”言小念伸出手,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余冲,他迅速化成一片白雾,如青烟般散去了。

    言小念痛彻心扉,控制不住的咳嗽一声,喷出一口血来,红色的血线从枯叶里往外蔓延……

    震耳的枪声终于变稀。

    “停!不要浪费子弹了,这下肯定死透了!不过,跳的是两个人吧?”花爷的人停止开枪,互相确认。

    “是两个人,一红一紫,我们看的清清楚楚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回去交差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