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7章 形如虚设

作者:上将司令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仙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947章 形如虚设

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夜丘黎被震退出去,双脚在地面留下两道深深的划痕,足足退了数十丈,这才站稳。

    恐怖的震荡之力,还在肆掠,五脏六腑,都在颤动,似要破碎。

    “你们,都要死!”

    夜丘黎双瞳泛着冷冽杀意,朝着最弱的酒剑仙而去,他隔空打落几个印诀,激荡出漫天符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酒剑仙只感觉身躯一震,受到强烈的冲击,身躯被震退出去,张嘴吐出血迹,血水化剑,萦绕四周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楚泞深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夜丘黎乃是空兽,掌握着极其恐怖的空间规则,他毫不犹豫的斩落剑诀,但依旧迟了,夜丘黎的身影,已经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无我无情!”

    闻风吟也不迟疑,快速斩向夜丘黎和酒剑仙之间的空间,但只听得噗嗤的落空声,剑诀没有捕捉到夜丘黎的身影。

    酒剑仙神色狂变,血剑萦绕四周,整个人疯狂爆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遽然间,一道震响传出,酒剑仙只感觉背后传来一股剧痛,萦绕的血剑防御破碎,恐怖的破碎之力落在他的后背,要将他摧毁。

    “救人!”

    楚泞深第一时间冲了过去,闻风吟不弱其后,恐怖的剑诀,震慑那片空间,直指夜丘黎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夜丘黎冷哼,毫不在意,手中的力量还在加剧,势要解决酒剑仙。

    “想要我命,你也得陪葬。”酒剑仙神色疯狂,不顾背后的伤势,疯狂催发体内的力量,身躯疯狂暴涨,恐怖的气势激荡开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夜丘黎神色骤变,此人,竟要自爆。

    如此近距离,面对几近半然的强者自爆,即便是他,恐怕都难逃一劫,他不敢迟疑,手掌勐的挥动,便将酒剑仙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几乎同一时刻,楚泞深和闻风吟的剑诀便已掠至,夜丘黎想要借助空间规则隐匿,但四周的空间,早已被震慑,两道恐怖剑诀,斩落而下。

    夜丘黎双手挥动,左手魂杀诀,右手破碎空间,朝两道剑诀轰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漫天光芒肆掠,朦胧刺眼。

    “你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楚泞深肃然一声,身影闪烁,便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出现在朦胧的余波之中,伸手一挥,三式无尽深渊相继爆发,风暴乍现,深渊无尽,给人绝望的恐怖之感。

    “救人?你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吧,破碎空间!”

    夜丘黎冷冷一笑,手掌再度挥动,那一片朦胧的空间都在破碎,毁灭的波动席卷四方,一片末日之景。

    闻风吟快速退下,落在酒剑仙身侧,伸手连点数道印诀,遏制住酒剑仙暴涨的气势,然后翻手祭出诸多珍贵的丹药,为酒剑仙疗伤。

    楚泞深则和夜丘黎彻底碰撞起来。

    无尽深渊三式合一,恐怖的力量疯狂暴涨,让得夜丘黎也是神色骤变,当即爆发所有力量。

    全盛时期,他被楚泞深压制,若非化出本体将之镇压,让妖恒大人吞噬,重创楚泞深,他也难以取得上风。

    此刻楚泞深变得疯狂,他自然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两人的力量疯狂碰撞,那一片朦胧的空间,瞬间化作漆黑一片,无尽的毁灭波动,席卷八方,侵吞一切。

    光芒消散,世界黑暗,这片独立的空间,都开始震荡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都停下了手中战斗,骇然的看向这边。

    空间不稳,似将破灭,若是夜丘黎兽核本体被毁,眼前的战斗,或许也就没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震荡的恐怖风暴中,两道破碎声响彻,仿佛某种力量,狠狠的刺入了无尽深渊一样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鲜血绽放,染红了那片黑暗的空间,夜丘黎的身影缓缓凝聚出来,神色煞白一片。

    只见一柄利刃,狠狠的插在他的胸前,剑意激荡,颤鸣不休,殷红的鲜血,将衣衫染红,在那黑暗的空间中,显得无比刺眼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武盟的传人,如此遭遇之下,还能给我重创。”夜丘黎抬头凝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那漆黑一片中,同样有鲜血绽放,楚泞深的身影逐渐浮现出来,他的肩头,插着一柄空间之刃,毁灭破碎的力量,激荡不已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他张嘴吐血,脸色比夜丘黎还要苍白可怕,所有人都能清晰的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那紧握着利刃之手,都在剧烈颤动,可见他此刻的状态之差。

    “结束吧,你的武道之路,到此为止了。”夜丘黎肃杀出声,空间之刃弥漫出无尽符光,勐的朝楚泞深体内刺去,似要摧毁楚泞深的心脏和生机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倏然间,一道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响彻,那空间之刃竟然没能破入分毫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夜丘黎微愣了下,但很快便有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夜丘黎,你大意了。”楚泞深苍白的脸上,浮现出狰狞的笑,那伤口处绽放出璀璨金光,整个肉身开始变化,金光耀眼。

    “我的肉身防御,早就打造到巅峰,即便身负重创,杀伐之力难达巅峰,但防御却依旧存在啊。”

    楚泞深狰狞笑着,随即一脸肃杀,手中之剑狠狠刺下,要搅碎夜丘黎的身躯,但让他惊骇的是,同样有一声铮鸣传出,他的剑,难以寸近。

    “真正大意的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夜丘黎嘴角上扬,双目中寒芒流动,道:“你与魍魉对弈,占据上风,以身为器,然而,这炼制之术,正是由我发明的啊。”

    楚泞深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,我能炼制,就能摧毁,你以身为器的防御,在本座面前,形如虚设啊。”夜丘黎嘴角的笑容更加浓烈起来,眼中寒芒也是更甚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楚泞深瞳孔勐的骤缩,心中暗呼不好,整颗心,瞬间疯狂下沉。

    “结束吧。”

    夜丘黎继续催动空间之刃,那停滞的力量,忽的震颤起来,狠狠的刺入楚泞深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楚泞深疯狂惨叫起来,只感觉浑身都传来一股剧痛。

    那璀璨的帝器之身,竟然开始皲裂,一道恐怖的裂痕,由楚泞深肩胛浮现,顺着胸膛向小腹蔓延,整个人,仿佛要被斩裂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剑碎亘古!”

    楚泞深疯狂咆哮,不惜一切催发体内的力量,长剑狠狠的搅动夜丘黎,后者的身躯也是一阵恍惚,传来皲裂,只是没有楚泞深那般恐怖。

    但夜丘黎却没有退,似乎下定决心,要解决掉楚泞深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两人都是拼尽全力,在拼命而战,四面八方都是风云激荡。

    楚泞深的身躯明显处于下风,在那恐怖的冲击下,疯狂颤动,如浪中扁舟,风中浮萍,即将倾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