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1章 倾心

作者:上将司令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仙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811章 倾心

    “五行偏移,福祸相依,神罚毁灭的,便是帝境之后的规则,毁灭之中,必有机缘,拼命融合吧。”

    武冥寒手掌震动,将楚泞深抛向长空。

    恒勃然大怒,全力控制着妖力,想要困住楚泞深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她的挡箭牌,只能承受雷罚,如何能够吸取规则?

    武冥寒的身躯开始黯淡,残魂之力,彻底燃烧起来,一半拼死抵挡着恒,一半包裹着楚泞深,似在为之护法。

    “武冥寒,这便是你的计划吗,你知道无法毁灭我,便找人分享我的果实,用以日后牵制我?”

    恒玉面狰狞,即便是动怒,也是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叶尘心念转动,似乎一切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武冥寒,还是那妖恒,都在等待有强者到来,只是前者想借之除掉恒,助他解脱,即便不成功,也要抢夺恒的果实,用以牵制。

    而后者,则是想借助这些人的力量,替她挡下那些天道雷罚,或许初始的目的,并非如此,但现在绝对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终究会失算,曾经的我,窥探到了帝境之后,而你找来的人,虽是堪比帝境巅峰,但终究止步在那,又如何与我争抢规则?”

    恒玉面狰狞,也不浪费力量冲击武冥寒的压制,而是冰冷道:“那人倒是聪明,竟然以身为器,肉身达到帝境巅峰,但终究还是无法承受天道雷罚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就让他先去承受雷罚,如此正合我意,武冥寒,你的计划,最终只会让我坐享其成。”

    第三道雷罚终于降落,首当其冲的便披在了楚泞深身上,那包裹着他的死灰光芒,瞬间炸响,浮现出无数裂纹,逐渐崩灭。

    武冥寒的身躯,再度黯淡,几近消亡。

    而那雷罚之威,却是未曾消减多少,继续洒落而下,轰击在楚泞深的身上,那刚刚恢复的身躯,再一次传出破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楚泞深疯狂惨叫,拼命爆发一切力量,抵挡那股雷罚,同时,神识在雷罚中不断弥漫,似在捕捉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肉身似在崩灭,堪比极品帝器的身躯,炸开无数恐怖的裂痕,鲜血从体内流出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武冥寒,你终究还是失算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即将崩灭的楚泞深,恒那狰狞的脸色,逐渐舒展开来,全力控制着叶尘几人,准备楚泞深崩灭后,就用他们抵挡那股雷罚。

    武冥寒的身躯已经黯淡到如同一层虚光,他侧目看向叶尘,道:“你手中的那件器物,应该是神器吧。”

    叶尘没有否认,此时此刻,他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在强绝的禁忌下,他连星光的力量都无法催动,一切,似乎只能被动承受。

    武冥寒轻轻点头,“你能领悟此地的死意,便能契合我残留的力量,本该是最合适的人选,可惜,你的境界有限,根本无法触碰那种规则,不过,希望你能借助神器的力量,助我武盟后人,渡过那道雷罚。”

    “叶无极,助我,此间之后,我愿承你一个人情。”楚泞深急切的声音,从那雷光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神器护体,应该能够扛过最后一道雷罚,若能渡过此劫,那武盟后人,多少也能抢得一点帝境之后的规则,假以时日,破开帝境极限的几率,比任何人都大,如此人情,价值几何,你应知晓。”

    叶尘神色微动。

    最有可能破开帝境极限吗?

    且不说这人情的价值之高,眼下他还有其他选择吗?

    若是不全力以赴,生死恐怕都是难料。

    助人便是助己。

    “此间事后,你需解除我体内的印记,且放我离去,当然,我也会留下你想要的信息。”叶尘快速道。

    楚泞深急忙回应,“可以,甚至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,一个你感兴趣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叶尘仅是愣了片刻,却没时间去猜测是什么消息,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身躯明显轻盈起来,在一股强烈的死灰之意的包裹下,瞬息出现在楚泞深身侧。

    无极道书快速绽放,璀璨的神光朝四周蔓延,撑开一片世界。

    楚泞深瞬间便感觉压力顿减,大喜道:“今日之情,我会铭记。”

    他残破的身躯快速流淌出恐怖的深渊,凝聚成十丈空间,将他和叶尘包裹在内,配合无极道书的力量,结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防御。

    那浩荡之势,仿佛超越帝境极限的力量,也未必能够轰破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恒神色骤变,果断放弃了百里炼和瞿老,甚至也不顾即将消散的武冥寒,因为她已经感应到了那强大的神器之力,配合那比肩巅峰的人族力量,似乎已能抗衡那道雷罚。

    一旦雷罚消散,残留的神境规则,就会彻底浮现,她必须快速融合。

    武冥寒漫步而出,横挡在恒的身前,他的身躯几近虚无,在强烈的波动下,如同水波涟漪,荡漾不休。

    “武冥寒,我真的不想彻底抹掉你,毕竟曾经的我,是真的对你倾心过。”恒的脸色有几分复杂,但手中的血红印诀,却是没有停息,快速凝聚着。

    “伫倚危楼风细细,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,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栏意。”武冥寒幽幽轻语。

    恒玉面微颤,似有几分触动,指尖凝聚的血色印诀,都停滞了几分,在风中飘荡,似要熄灭。

    那晶莹的美眸中,竟然有点点泪花闪动。

    “山月不知心底事,水风空落眼前花,恨风花雪月无常,怨千古悠悠难忘!”

    恒轻语一声,指尖飘荡的血色印诀终究还是落下,将涟漪当然的武冥寒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武冥寒虚幻的脸庞,闪过一抹极其复杂之色,有悲痛,有难忘,有深情,也有无奈,最终。

    嘭的一道震响,飘荡的虚光终是炸裂,化作点点荧光,漂浮在恒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恒勐的张口,竟然吐出一道血迹,她手捂着胸口,那里,传来剧烈的绞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我的心为如此之痛,难道,他真的走进了我的心里。”

    恒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她以为,她并没有对武冥寒彻底倾心,所以能够做出任何决定,然而,真到了这一刻,她的心却莫名的悸痛。

    神色说不出的寂寥、落寞,还有呆滞。

    仿佛失去了这一生,最在乎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伸出纤纤玉手,将那飘荡的荧光控在手中,眼角,留下两行无声的泪,终究,还是做不到铁石心肠,对他倾心了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发现的是,在她落寞呆滞的时候,她手中的荧光,竟然顺着她的肌肤毛孔,悄无声息的没入其中,眨眼间,消散不见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