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6章 武盟先祖

作者:上将司令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仙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806章 武盟先祖

    “尘少!”

    百里炼担忧的声音,响彻在叶尘识海,却没能将他震醒。

    楚泞深也凝视着叶尘,目光有几分古怪。

    此刻的叶尘,就如同雕像一般呆滞在原地,双目中,还有两行血泪流出,仿佛先前那一刻,受到极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如果他识海溃散,沦为白痴,那重生之秘,如何得到?

    遽然间,破碎的声响在这幽暗的空间中响彻,众人抬头看去,只见那雕像就如落地的镜面,开始裂出道道裂纹。

    那些裂纹就如蜘蛛网一样,快速弥漫,很快便覆盖整座雕像,最终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震响,整座雕像彻底破碎开来,化作点点齑粉消散,仿佛被人窥探后,就不再存于这世间。

    而在那雕像破碎的刹那,叶尘也收敛了心神,眼中那抹震撼,还是久久不绝。

    抬头,他看向那破灭的雕像,忍不住低语道:“惊世之姿,绝世容颜,不容他人窥探,仅仅是一眼侧容,便似遭遇亵渎,不存于世。”

    他嘴角上扬,自嘲的笑,“梦回千古,此情未央,不死躯,意难忘,我似乎有些明白武盟先祖的感受了。”

    对如此女子倾心,却又不得,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,即便梦回千古,此情也是难尽,即便拥有不死躯,此意也是难忘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煎熬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刻骨铭心的爱。

    “你可还好?”楚泞深没有看清那道容颜,自然不知叶尘的震撼,他所关心的,唯有叶尘是否安好。

    “放心,无碍。”

    叶尘擦拭眼角的血迹,轻轻摇了摇头,神色依旧还有几分落寞,那一面侧容,恐怕要永远烙印在脑海,挥之不去了。

    那不是如武盟先祖那般的执念深爱,只是一种对美的纯粹欣赏。

    还好,这仅仅只是一座雕像,若此女还存于世,仅凭那一张容颜,恐怕就足以掀起天下动乱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幽暗空间深处传来一道震响,一道道璀璨的光芒缓缓升起,照亮了这片幽暗的空间,仿佛骄阳初升,还光明于世界。

    所有人瞬间举目看去,楚泞深的瞳孔,明显骤缩了下。

    只见那片璀璨的光芒中,勐的浮现出一座宫殿,正是先前祭台投影的宫殿,只是此刻已不再是投影,而是真真切切的一座宫殿。

    那宫殿散发着璀璨的琉璃之光,通体如玉,而宫殿正前方,并没有殿门,里面的情景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宽敞的殿内,空空荡荡,毫无一物,然而,在一排排青石白玉阶梯上,却端坐着一道无比伟岸的身影。

    黑发飘荡,面若刀削,深邃的眼眸,仿佛看尽了潮起潮落,整个人,透着一股绝世之姿。

    他右手反握一柄巨剑,剑尖插、入大地,没下三分之一的剑身,左手落在一具青石巨棺上,似在守护棺中之人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那巨棺之中,必是丹帝阁先祖的遗骸。

    武盟先祖,身前守护,死后,同样守护,这份情,这份爱,当真是海枯石烂,至死不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他是死是活!”

    瞿老满脸骇然,惊恐的看着那道伟岸的身影。

    虽然那男子的身上,并没有流露出半分气息,就如一座石雕一样,只是栩栩如生,太过真实。

    然而,那深邃的眸光却是炯炯有神,睥睨天下,尽显柔情的容颜,都给人极致古怪的意味。

    他当真死了吗?

    死人,又如何兴风作浪?

    不仅是瞿老,叶尘等人同样凝视着那道身影,骇然之色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他便是武盟先祖?”叶尘看向楚泞深,饶是以后者的沉稳,此刻也尽显激动,深邃的眸光,绽放璀璨的精芒。

    武盟先祖?

    百里炼双目内敛,凝视着楚泞深,这已不是第一次听到武盟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武盟,究竟是怎样的存在,为何武盟先祖,会出现在丹帝阁先祖的陵墓中?

    武盟,和丹帝阁有何关联?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楚泞深声音有些波动,他深吸口气,朝着殿内而去,但就在他准备跨入大殿的瞬间,那抬起的脚猛然停滞下来,如灌了铅一般,沉重无比,难以落下。

    他凝重而又警惕的看向殿内,一股莫名的古怪之意,油然而生,让他感到极度不适,似有一股难言的危险,正在靠近。

    楚泞深可是超越半然的存在,能够与超然巅峰比肩,那本能的感觉,已然蕴藏着一缕道意,绝不是无故横生。

    楚泞深惊诧无比,警惕着四周。

    遽然间,只见那武盟先祖手掌的巨剑,勐的颤鸣,随即拔地而起,一道死灰剑芒突兀的斩落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楚泞深神色大变,来不及躲闪,快速凝聚剑意,灭世神剑快速凝聚,迎着那道剑气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两道剑意瞬间碰撞,无尽深渊刹那破灭,楚泞深整个人,都暴露在那绝世剑意之下,满脸骇然。

    这一剑,绝对有巅峰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剑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是武盟先祖所发?

    来不及思考这些,楚泞深快速爆退,并斩出无尽深渊第二式,雨落悲情同样携带强烈的死亡之意,将那剑气余波挡下,同时消弭。

    楚泞深顺势退回,神色沉重的看着殿内,气势全开,警惕之意十足。

    忽然,楚泞深发现其余人正用惊疑的目光看着他,让他颇为不解,那种惊疑的目光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首领,你刚才?”有武盟仙帝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先祖绽放出恐怖剑意,将我逼退,难道……”楚泞深皱眉,忽然神色一变,似想到了什么,再度抬头看向大殿。

    只见武盟先祖依旧端坐在那,反握的巨剑依旧插在地上,一切都是原样,似乎从未有过变化。

    难道先前的一切,都是幻觉?

    不,这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那剑意是那般强横,那般真切,绝不可能是幻术,以他比肩巅峰的实力,又有什么幻术能够迷惑到他?

    即便是空寂的幻术,都休想让他中招。

    可为何,其他人未曾看见?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这宫殿入口还有禁忌,一旦触碰,便会引动杀伐。”

    叶尘凝视着宫殿,似乎猜到了什么,沉声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些杀伐只有置身其中才能看见,他人无法觉察,触碰者被杀,其他人也不会警惕,会继续踏入,直到所有人灭绝。”

    楚泞深双目微张,随即缓缓舒展,叶无极的猜测,或许没错。

    他目光扫视,看向江陵城的瞿老,后者吓了一跳,感觉自己似乎要充当小白鼠了,惊恐的朝后狂退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