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8章 丹帝阁,无人可信

作者:上将司令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仙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798章 丹帝阁,无人可信

    无尽的风暴深渊弥漫,恐惧在每个人心底蔓延,不少人都在战栗,似已被吓傻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伏天发出惊恐的吼声,勐的祭出一柄长刀,将所有力量都灌入其中,朝着笼罩而来的深渊斩去。

    刀芒刚刚绽放,瞬间就如泡沫熄灭,恐怖的深渊弥漫而来,直接将他淹没。

    “何人如此放肆,敢在帝临城行凶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东南西三个方向,同时传来肃杀的声音,只见数道光芒如同流星闪电快速掠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太伏城伏天,救我……”伏天感应到不少仙帝降临,快速开口呼救,他将所有力量都全部爆发,但依旧无法抗衡这股风暴深渊,长刀颤鸣,逐渐崩灭。

    绝望,遏制不住的蔓延。

    终于,在一声剧烈的轰鸣之后,那弥漫长空的恐怖深渊开始消散,但伏天的身影却不复存在,如太史景一样,被瞬间秒杀。

    倏然间,长空上传来阵阵刺耳的急刹声,只见东南向三个方向疾驰而来的那些身影,都在全力止住自己的身影,不敢靠近楚泞深。

    之前,他们感应到北城门这边爆发动静,当即便知晓是怎么回事,故而全力赶来,想从太史景手中抢过真凶,抢过城主位。

    但降临的刹那,便看见如此恐怖的一幕,他们怎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道声音,是太伏城的伏天?”一名仙帝眉宇紧皱,神色间有骇然,也有惊疑。

    伏天,仙帝四重,就这般被诛杀了?

    “是他,我江陵城和太伏城毗邻,此行归去同路,正好一道降临帝临城。”那出声仙帝身侧,有一老者凝声开口,虽然心中也是巨浪滔天,但脸上还保持着几分属于强者的淡然。

    太史景会想办法寻找帮手,其余三位副城主,同样如此,都各自找了帮手,但现在,他们三方汇聚,却是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连仙帝四重的伏天都被诛杀,甚至连逃离的机会都没有,凶手的实力可想而知,绝非他们能敌。

    突然,那出声的南城主看到春花秋月,快速朝其传音了翻。

    春花秋月相视一眼,急忙讨好般回应,将事情的经过完完全全告知南城主。

    如今,她们的靠山太史景已陨,想要继续在城内生存下去,必须找到另一个靠山,而南城主的实力也是不弱,除太史景外,比另外两位副城主还要强上两分,无疑是投靠的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听到春花秋月的传音回应,南城主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高阶仙帝的实力,莫说帝临城,便是太伏城、江陵城这些帝级二品的势力,也沛莫能当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我是帝临城南城主,大人降临有失远迎,还望恕罪。”南城主一抹额头的冷汗,上前一步恭敬道。

    虽然此人就是杀害城主和太史景以及伏天的凶手,但对方的实力摆在那,他们如何报仇?

    交好,才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谁又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“你们可要出手?”楚泞深看着汇聚而来的十余位仙帝,平淡的目光没有半分波澜。

    “大人说笑了,您是帝临城贵客,我等怎会对您出手,若有不开眼的人敢打扰大人,小人愿为效劳。”南城主再道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他此生最大的转折点,结果如何,全看此人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“管好你的人,若是再有人打扰,本座不介意屠城。”楚泞深完全没有出手的兴趣,既然这些人还算老实,他也不想浪费时间,带着叶尘便降临附近的一间酒楼。

    酒楼中众人瞬间如潮退。

    这可是连杀城主和副城主的凶手,连太伏城的伏天都被秒杀,威压整个帝临城,简直就是恶魔。

    谁敢靠近?

    就连酒楼老板,在奉上大量醇酿美酒后,便心惊胆战的退下。

    “终于清静了。”叶尘为楚泞深斟了杯酒,然后举杯示意,自顾自的轻呷起来。

    “咦,元气醇酿,这是好酒。”叶尘忽然眸光明亮,此酒中元气十足,对修行大有益处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用元气醇酿的酒水,对修为越高的人效果越发薄弱,但叶尘只是仙皇境,效果还是能够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他明显感觉元气浓烈了些许,境界都稳固攀升了点点。

    “老板,再来几壶酒。”叶尘忍不住高喊了声,拜楚泞深威压所赐,酒楼老板绝对般珍藏的极品拿出来孝敬了,不喝白不喝。

    酒楼老板心在滴血,却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鹤白发已是被淘汰的棋子,我不敢兴趣,你知道我想要什么。”楚泞深开口,继续先前的谈话,直入正题。

    叶尘眼中精芒闪动,思索片刻道:“如果,鹤白发还活着,挣脱了棋子身份,想做棋手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楚泞深轻呼了声,眼眸深处明显闪过一缕震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叶尘紧追问道。

    楚泞深神色微沉,神色显得有几分冰冷,道:“这不是你该知道的,告诉我,鹤白发在何处?”

    叶尘轻笑一声,自顾斟酒一杯,仰头饮尽,道:“楚兄也是明事理的人,我该知自有我该知,你该知也自有你该知。”

    楚泞深神色微变,知晓叶尘是在告诉他信息要共享,他沉思道:“我已说过,可以告诉你魍魉他们的下落,用此交换鹤白发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何处?”叶尘问道。

    楚泞深摇头道:“不灭魔神的世界,和神阵仙帝的世界一样,都是于空间开辟而出,我没有进去,无法锁定位置,但他们接下来的举动,必是寻找另一处镇魔地,迟早会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现在还无法确定他们的位置了,既如此,待你能确定的时候,再来交换吧。”叶尘淡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用鹤白发抛砖引玉,无非是想了解丹帝阁,我可以告诉你,丹帝阁,无人可信。”楚泞深道。

    叶尘神色微震,“任何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无论是夜丘黎还是帮过你们的空寂,亦或者魍魉,甚至是我。”楚泞深道。

    叶尘双目内敛,再问:“包括鹤白发吗?”

    楚泞深迟疑了片刻,道:“鹤白发是被淘汰的棋子,若是再归来,必然是站在丹帝阁对立面,如果你认定丹帝阁是敌人,那么鹤白发就是盟友,如果你认定丹帝阁是朋友,那么鹤白发就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这般评价?”叶尘的神色逐渐凝重下来,丹帝阁的复杂程度,或许还远超他的想象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