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6章 杀了就杀了

作者:上将司令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仙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796章 杀了就杀了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叶尘忍不住看了眼春花秋月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勾人心魄,妩媚动人,下一秒,却锋芒毕露,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看来,也不只是漂亮的花瓶嘛。

    “两位,请你们离开。”两女来到近前,一股幽香随风漂来,让人心旷神怡,但春花的声音,却极其冰冷,让人不敢生出丝毫幻想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叶尘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秋月伸出纤纤玉手,往酒桌上一拍,然后玉手拿开,一块金光闪闪的令牌出现在那,上面镌刻着不少花纹,中间还有一个帝字,似乎象征着某种身份。

    “就凭它。”秋月傲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对女人动手,拿着这块破铜烂铁离开。”楚泞深没心思和她们交谈什么,此刻他只想和叶尘好好聊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但他的话音落下,四周却传来无数喷吐的声音。

    破铜烂铁?

    那可是帝临城副城主令,整个城池,也只有四块这样的令牌,如今城主遇难,副城主令,便是帝临城最高等阶的令牌,可号令全城武者。

    此人竟称之为破铜烂铁,这是对帝临城的藐视吗?

    春花秋月闻言,本就阴冷的脸上,更是布满了寒霜,似能冻杀一片,十分可怖。

    “此乃帝临城副城主令,或许数日之后,就会成为城主令,你竟敢说是破铜烂铁?”秋月森冷道,美眸冰寒一片。

    四周那些酒客也纷纷摇头,看向叶尘和楚泞深的目光,充满了怜悯。

    能有此令者,在帝临城绝对可以横着走,这两人居然还不认识。

    不过听他们先前之言,似乎说什么小世界,应该是从小世界来的人,在自己那一界,登临绝顶,强横惯了。

    来到仙武界,却不知收敛,只能悲剧收场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,在仙武界也发生的不少,毕竟小世界的规则层次有限,乡野称霸,如何上得了大台面?

    身后的太史景瞳孔骤缩,竟然有人在帝临城,藐视他的令牌,这让他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但转瞬间,又收敛了怒意,清冷道:“直接丢出去,生死不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春花秋月收到命令,收回令牌后,便分而擒拿叶尘和楚泞深,仙尊巅峰的气息,毫不保留的全部绽放,即便没有生出杀意,也有废掉他们的架势。

    四周酒客尽皆摇头,收回了目光,似乎不用看,也能知道结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突然间,一声震响传出,只见春花秋月的纤纤玉手,在离楚泞深和叶尘还有三寸距离的时候,勐的停滞下来,无论她们如何用力,都难以寸近。

    叶尘含笑品着酒,连丝毫气息都没有绽放,一副全然不在乎的模样,他知道,楚泞深会为他挡下一切,除非不想得到第三点信息。

    “帝气,你是仙帝强者!”

    春花秋月神色骤变,惊骇的看着楚泞深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也是骇然,本以为小世界来的蝼蚁,顶天也就仙道层次,没想到竟是仙帝强者。

    就连太史景和伏天都是神色微颤,握着酒杯的手,都不由自主的放下,目光如刃的看向这边。

    仙帝?

    还真是出乎意料啊。

    “三息时间,滚回去,否则,杀无赦。”楚泞深淡然道,但平静的话语中,却带着一股如同万年冰窖的寒意,冻人骨髓。

    春花秋月玉面骤变。

    她们是仙尊巅峰,但不入帝境,终究无法抗衡仙帝,然而太史景没有下命令,她们也不敢退去,一时间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,你们不是他的对手。”太史景开口了。

    春花秋月虽不是他的女人,但作用却是极大,两女修炼的媚术,为他带来了大量盟友,他怎会轻易舍弃。

    更何况,众目睽睽之下,他能不护手下?

    “阁下虽是仙帝,但如此狂妄,当真好吗?”待两女退下后,太史景幽冷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扰本座,否则,杀无赦。”楚泞深未曾侧目看去,只是清冷说道,仿佛在他眼里,太史景也是随手可杀的蝼蚁,是否诛杀,全看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此言一出,酒楼内传来大量倒吸冷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敢在帝临城,对帝临城的副城主如此狂言,这简直是找死啊。

    这世道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有人暗杀了城主,凶手还没找到,又有人威胁副城主,帝临城,这是要彻底变天吗?

    蹭蹭蹭!

    就在这时,酒楼外传来阵阵急促的步伐声,数道声音慌忙的跑上酒楼,来到太史景身前。

    众人再度神颤,这是,找到凶手了吗?

    “何事?”太史景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史城主,有可疑之人诛杀了北城门守卫,如今……啊,是他们,就是他们。”那为首之人急忙禀报,忽然,眼角余光看到了叶尘和楚泞深,瞬间惊骇的指向那边。

    “太史城主,就是他们杀了守卫。”那武者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此言落下,就如一块巨石投进了平静的湖面,让得整个酒楼都震荡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不少人都快速退去。

    不管此人是谁,是否是杀了城主之人,仅凭诛杀了帝临城诸多守卫,帝临城就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这里,必有一战。

    “你敢杀我帝临城守卫?”太史景先是微愣,随即无比冰冷的看向楚泞深。

    “杀了就杀了。”楚泞深淡然道。

    太史景勃然大怒,“好一个杀了就杀了,阁下未免太张狂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此行,只杀城主一人,他们不开眼,杀了便杀了,你若不识趣,本座不介意一块杀了。”楚泞深清冷道。

    此言落下,众人更是骇然。

    他,他就是暗杀城主的凶手!

    “没想到暗杀城主之人竟是楚兄,什么时候,楚兄也做这种事了。”叶尘也有些诧异,难怪楚泞深会出现在帝临城,原来他此行,是为诛杀城主。

    早不杀,晚不杀,偏偏这个时候杀,被他给碰到,还真是倒霉。

    “他背叛了本座,自然该死。”楚泞深依旧淡然道。

    叶尘眸光微亮,似乎想到了什么,试探道:“难道帝临城城主,是武盟的人?”

    楚泞深不言,没有否认,也没有承认。

    但叶尘却已明白,不由得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武盟这股势力,天下知之者甚少,其隐秘程度,不亚于猎魔人,若是武盟也如猎魔人一样,人员遍布天下,将是多么恐怖!

    而且楚泞深,可不是江一白。

    “武盟不是猎魔人。”楚泞深似乎猜到了叶尘的想法,略微思索了下,还是提醒了句。

    叶尘这才放心不少,但看清楚泞深的目光,变得更加复杂起来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