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4章 低级的错误

作者:上将司令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仙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754章 低级的错误

    “无我无情!”

    闻风吟玉手轻抬,剑诀斩入血海,横冲直撞,所向披靡,直接战入那血盆巨口之中。

    噗哧的撕裂声不断响彻,只见那恐怖的血口,如同一块长布般,被不断斩裂,最终被横中切开,化作道道血柱,朝两侧翻滚散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季游川瞳孔骤缩。

    战落千秋之际,他都没有动用血脉之力,便能轻易压制,对于闻风吟,他已经十分重视了,直接爆发血脉底牌,竟然依旧挡不住对方一剑。

    这闻风吟,竟是这般强横吗?

    他抬手一震,一道血色掌印摧毁斩落的剑气余威,随即狰狞的盯着闻风吟,俯冲而来。

    “血海鬼手!”

    咆哮翻滚的血海,瞬间凝聚出万千恐怖的血手,朝着闻风吟落去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邪恶之法。”

    闻风吟目光一寒,浩瀚的剑意在她手中汇聚,转动不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掌拍落,剑化万千,将所有血海鬼手压制,她冷笑一声,同样欺身而上,“结束吧,无我无情,情之所钟!”

    剑意绽放,漫天的血海,在那浩瀚剑意下,被不断洞穿,杀伐剑气,破开一切,直扑季游川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季游川神色骤变,本能的爆退开去,就连他身后的诸多强者,都是第一时间飞开。

    磅礴无尽的剑意,洞穿血海,摧毁一片长空,然后坠落而下,季游川虽然躲开,但身后却有仙帝躲闪不及,被无尽剑意吞没。

    仙法帝器,皲裂破碎,连带肉身,都被搅碎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得不少人都是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仙帝,也会陨落,而且,只怕这只是开始,远非结束,今日,不知有多少仙帝,将会血洒轮回城。

    “杀过去,汇聚一处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御仙宗的南明曜,也看到这边的战局,心中不由得一颤,不知为何,竟生出一股不祥的感觉,仿佛此次降临轮回城,并非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种感觉,来自闻风吟。

    宗主和剑无涯、云中天,都被巅峰仙帝牵制,根本无法顾及其他战场,而三宗都留下副宗主坐镇宗门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闻风吟几近巅峰的战力,对他们的战斗,便有了极大的左右力。

    决不能给闻风吟逐一击垮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南明曜,你们的对手是我们。”顾北辰、落千秋等人,怎会坐视南明曜冲出战圈,竭尽全力杀伐。

    另一处战场,牧血堂也想支援季游川,但与丹帝阁的战斗,并不轻松,特别是他,虽然同伴为他减缓了极大的压力,但面前的身影,依旧极多,难以杀尽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们正身陷危机,若是不尽快打破这局面,只会更加凶险。

    “空寂,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在朝空寂靠近,他知道,想要破境这幻术,空寂便是关键,终于,他诛杀诸多身影,来到空寂身前,一剑血光乍现,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空寂瞳孔内敛,神色剧变,急忙释放魂力,扭曲层层空间,想要改换时空。

    然而,牧血堂却是汇聚了全力,血光闪耀,洞穿层层扭曲的空间,整个人的气息,还在疯狂暴涨,携带血剑,直指空寂。

    “哼,岂能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空寂重重冷哼,他自然知晓牧血堂的想法,他身躯爆退,将身前的空间极致扭曲,原本平坦的长空,不断褶皱,仿佛组成了一本书,一页一页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同时,那些身影也是目眦欲裂,将气势释放到极致,嘶吼着朝牧血堂冲去,想要阻拦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到最后,那些身影自爆精纯的力量,相当于仙帝五重的全力一击,每一下,都让牧血堂遭遇恐怖的反震。

    他是仙帝九重,却也经不起这般冲击啊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他目眦尽裂,嘶吼阵阵,双手撑开,两道血剑疯狂延伸,如同背负着一对翅膀,横扫天际。

    在那恐怖的血色羽翼下,诸多身影被横中斩断,随即,牧血堂双手合拢,背负的血色羽翼,从两侧割裂空寂的扭曲空间。

    剧烈的轰鸣声下,空寂四周的扭曲空间,如同炸裂的山峰一般,疯狂崩碎,让得他神色再变,疯狂的灌入魂力,却依旧无法支撑,最终。

    一道如同镜面破碎的声音传出,整个扭曲的空间彻底破灭,化作一道道深邃的光芒,如同碎片般,在长空飘荡,寂灭。

    “结束吧,空寂!”

    牧血堂狰狞一笑,快速欺身而上,身前的血剑,往前狠狠一刺,直接洞穿了空寂的心脏,恐怖的剑意,在其体内疯狂搅动。

    空寂一脸绝望,身躯就如被砸碎的瓷器般,浮现出道道裂纹,最终轰然炸裂,化作血肉消散。

    随着空寂的消散,那无穷无尽的身影,瞬间如同石雕一般呆滞当场,身影也是越来越暗,最终如同泡沫般破灭开来。

    “终究还是幻术,这世上,怎么可能存在化虚为实,那可是造物的力量,绝对的神力啊。”

    牧血堂收敛力量,扫视那些破灭的身影,看着消失在眼前的空寂,摇头清冷笑着,神色间,颇有一种自豪之意。

    那可是丹帝阁现在的掌权者,却死在他的手中,绝对是极大的功绩。

    “你不该犯此低级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就在牧血堂暗暗得意之际,一道清冷的声音,在他心间骤然响起,没有半分情感,显得无比冰凉。

    牧血堂浑身骤颤,勐的倒吸冷气,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之意,瞬间笼罩心间,彻骨的寒意,从头凉到脚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想要闪开,躲避那未知的死亡威胁,然而——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传出,他的心脏,传来剧烈的绞痛,他低头看去,惊恐骇然的发现,自己的心脏,竟被一道利刃洞穿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神色瞬间苍白,强盛的气势如同泄气的皮球般,快速萎靡,瞬息间跌落到谷底。

    来不及震撼好奇,他本能的爆发最后的力量,血剑朝四面八方扩散,然后整个人快速爆退。

    他稳住身形,将心脏的利刃拔、出,猩红的血柱当场喷出,他立即点落几个印诀,稳住伤势,并吞服大量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也遭遇重创,再难有战力。

    “竟然逃掉了,你比之前那家伙,要聪明许多,准确的说,要强许多。”之前那片空间,传来空寂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见那里破碎的空间,正在慢慢修复,仿佛逆转了天地时空,改变了古今过往。

    空寂的身影,也浮现出来,清冷的看着重创险死的牧血堂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