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5章 奴役

作者:上将司令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仙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695章 奴役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认得本座啊。”

    那身影从波澜中漫步而出,他双手背负,但强横的威压,却震得蟒古难以动弹,浑身战栗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,你怎会……”蟒古恐惧到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“我怎会还活着?又怎会在此?”

    那人接过蟒古的话,眼眸深处,闪过一道狰狞之色,沉声道:“这全拜我那好弟弟所赐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蟒古大惊,苍白的脸上,开始流淌冷汗,惊恐之余,是真的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那人眼中的狰狞越发强盛,透着浓浓的凶戾之意,沉声问道:“不知我那好弟弟,是如何书写我之结局的,走火入魔?还是背叛沧龙族?”

    蟒古浑身战栗,颤巍道:“王,王告示全族,称大人杀入深渊,不幸被重创,影响了心智,走火入魔,所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偷袭出手,想要杀我,夺取我的王位。”那人再度接过蟒古的话,此言一出,他的身份,便呼之欲出了。

    当今北海王族,沧龙族之主沧海笑,乃是他亲弟。

    当年,他才是沧龙族首领,却被最亲的弟弟偷袭,险些要了他命,好在他一路逃离,绝境之下,进入了噬神白雾障,这才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重伤的他,也难以恢复巅峰。

    好在上天垂怜,他无意间炼化了噬神白雾障,找到了恢复的办法,这期间,又遇到了鹤白发,助他伤势恢复的更快。

    蟒古心头大震,虽然对于当年族中之变,他自然有几分猜测,却没想到真相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真正入魔者,非是本座,而是我那好弟弟啊。”沧海天森寒道,让得蟒古再度惊骇。

    如今沧龙族的王,早已入魔了吗?

    不,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只是沧海天的一面之词,他怎能相信。

    “一,一派胡言,我,我父皇,怎,怎会入魔。”一旁的沧无神智已经恍惚起来,却是听清了沧海天的话,开口反驳。

    沧海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本座只是在说一件实事,你们信不信,本座又何须在意。”

    他根本不在乎沧无和蟒古有何想法,或许,只是时隔数百年,再度见到族人,而且是相识的族人,将压抑在心中数百年的隐秘,倾述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躲在神贝族内数百年,一边疗伤,一边凝聚力量,就是为了等待报仇之日,你们,重归我麾下吧。”沧海天幽幽道。

    蟒古战栗道:“大人,你与王之间,是否有什么误会,属下愿意从中协调,不,属下愿意试探王,若是王真如大人所言,已经入魔,偷袭大人抢夺王位,属下定会全心全意站在大人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,本座如今,已不再需要亲信,只需要力量。”沧海天摇头,随即手腕翻动,掐出一道印记,便朝蟒古拍落而去。

    “奴隶印记!”

    蟒古神色狂变,他明白沧海天那句只需要力量是什么意思了,他只要奴隶,永不背叛,且能为他拼命的奴隶。

    “不,大人,你不能这样……”蟒古浑身疯狂战栗,本能的想要远离沧海天,却发现在那磅礴的威压下,根本无法躲开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本座,我该怎样?”沧海天狰狞道。

    当年,他最信任的亲弟,竟然窥觑他的王位,出手偷袭,将他重创,险些要了他命,他还能相信谁?

    还指望他相信谁?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蟒古知道无法说动沧海天,拼命的运转体内力量,连沧无殿下都不再顾及,想要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运转海元之力的刹那,他的体内瞬间传来阵阵爆响,磅礴的海元,瞬间溃散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的体内怎么可能有印记?”蟒古惊恐,准确的说,是开始绝望。

    “忘了告诉你,本座早已炼化了噬神白雾障,这四周的侵蚀之力,正是本座散发的,想要在你们体内留下印记,很难吗?”沧海天道。

    蟒古惊骇的倒吸冷气。

    沧海天,竟能炼化噬神白雾障!

    他体内有印记,那其他进入之人,岂不是都有印记,只待他催发引动?

    数百年来,消失在噬神白雾障的强者,不知凡几,难道,都已被奴隶?

    若是如此,沧海天麾下,铸造出一支怎样的奴隶大军?

    简直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你猜的没错,但凡被我引来之人,要么成了奴隶,要么,被我通过噬神白雾障的侵蚀之力,炼化疗伤了,你们应该庆幸,本座的伤势已经痊愈,而且你们也有几分实力,否则,早已陨落在噬神白雾障中了。”沧海天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蟒古彻底绝望了,体内海元被封,已然斩断了他最后挣扎的希望,只能眼睁睁看着沧海天的奴隶印记,没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神贝族长那边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鹤白发顺利的奴隶了沧无,后者的确恢复了,只是神态间,再无属于他殿下的高傲,有的,只剩恭敬,如同仆人一般,跟在鹤白发身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内殿之外。

    神贝族长正在招待霸璃王等人,几番交谈之后,神贝族长豁然动手,让得霸璃王等人神色狂变。

    他们本能的想要反抗,却惊骇的发现,体内似有什么禁忌,封住了他们的元气,刹那间,他们只感觉绝望。

    “神贝族长,你敢奴隶我等,我们可是北海王族的盟友。”霸璃王惊恐的看着那些奴隶印记洒落而下,没有任何阻碍的没入他们体内,整个人都快发疯。

    与北海王族联合,虽然低了一等,但至少并非奴隶,但此刻,若是被海族奴隶,他们便彻底失去了自由。

    “北海王族?”

    神贝族长收敛了那固有的笑容,神色变得无比狰狞起来,狞声道:“很快,北海王族就会被取代了。”

    霸璃王骇然,不知神贝族长此言何意,但他知道,他被奴隶的命运,无法改变了。

    他的神色开始呆滞,眸光开始恍惚,最终,失去了所有色彩。

    再度恢复光彩之后,再看神贝族长的目光,已然充满了无尽的敬畏,那是奴仆对主人的敬畏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鹤白发拄着拐杖走了出来,神贝族长立马显得攻击起来,俯首道: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霸璃王等人见状,同样跪拜,神贝族长是鹤白发奴仆,他们是神贝族长奴仆,自然也是鹤白发的奴仆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鹤白发轻轻点头,此间局势,可谓顺利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