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1章 宗主有请

作者:上将司令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仙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451章 宗主有请

    雪凌风闭目,久久不言。

    屠万雄等人,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宗主点头又摇头,究竟是何意?

    众人几度张嘴,想要询问,却又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良久后,雪凌风才睁开眼来,那双眼眸,再度恢复深邃,波澜不起。

    “青云宫的人可到了?”

    雪凌风开口问道,他的话不多,似乎在压制什么,每一言,都透着几分难受之意。

    屠万雄等人面面相觑,眉宇不由凝起,隐隐间,有一丝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难道,宗主破境失败了?

    否则,怎会如此低沉,没有半分喜意。

    不过几人也没询问,当即将今日之事,详细道出,甚至将酒剑仙遗址出现,叶尘的一切,都逐一道来。

    “酒剑仙的后人,还执手了紫琼,紫琼那丫头,完全倾心?”

    雪凌风眉宇微皱,随即轻轻挥手,道:“去把叶尘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屠万雄应了声,亲自前往圣女峰。

    “屠宗主,雪宗主可破境仙宗?”

    “屠宗主,雪宗主破境了吗,可发布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当屠万雄走出宗主峰后,无数弟子,当即蜂拥而来,迫切的想要知道雪宗主的情况。

    雪月琼楼,万年未出仙宗,若是雪宗主当真破境,对雪月琼楼而言,绝对是划时代的大事。

    然而屠万雄却是一言未发,直奔圣女峰,独留无数弟子,面面相觑,纷纷猜测。

    “叶尘,宗主有请。”屠万雄降临,直明来意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叶尘没有半分惊疑,甚至可以说,他一直在等待此刻,确认琼楼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屠宗主,师尊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一旁的紫琼神色担忧。

    屠万雄轻轻摇头,他并不清楚雪凌风的情况,只是隐隐间,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不言,让得紫琼更为担忧,当即道:“屠宗主,我要见师尊。”

    屠万雄摇头道:“宗主只见叶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紫琼还欲再言,她见雪凌风,一来是担忧师尊的情况,是否当真没能破境。

    二来,也是想与叶尘一道,表明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叶尘轻轻伸手,按住她的香肩,摇头笑道:“放心吧,我一人便可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叶尘,师尊待我不薄。”紫琼没有执意,只是说了声。

    叶尘当然明白她话中含义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他不介意出手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尘漫步而出,随屠万雄前往宗主峰。

    殿宇中,雪凌风端坐上首位,其余高层,分立两侧。

    叶尘步入大殿,看着雪凌风闭目端坐,体内似有磅礴的气息,却又被雪凌风生生压制。

    只一瞬间,他便看出了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果然,没能入仙宗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没有破境真正的仙宗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感应到叶尘到来,雪凌风终于睁开眼来,对着叶尘伸手,示意落座。

    叶尘自然没有矫情,当即走向一张椅子,青衣微掀,怡然而坐,那份坦然,仿佛不是面对琼楼宗主,而是面对一普通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叶尘能够淡然自若,但两侧那些高层却是神色微变,带有些许怒意。

    雪凌风可是琼楼之主,嵐寰第一人,便是他们,未经允许,都不敢落座,就连屠万雄,都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这叶尘倒好,竟这般理所应当的坐下了?

    未免有些不懂礼节了。

    雪凌风轻轻挥手,示意他人勿言,而他也毫不在意,看向叶尘,平静道:“听说,你乃酒剑仙后人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叶尘淡然回应。

    这个身份,或许还要跟随他很长一段时间,以此掩盖真正的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话,倒是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酒剑仙,乃是两千年前的人物,即便是前世的叶尘,也是出生在酒剑仙之后,当然算是酒剑仙后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后人这两个字,理解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“两千年前,我曾与酒剑仙有过一战,正因这一战,我身负重伤,武道之途,几近断裂,以至于,两千年来,我也只得寸近,困在仙宗之下。”

    雪凌风轻声道,声音十分弱小,仿佛说这么长的话,都有些吃力般。

    四周高层闻言,纷纷凝视叶尘。

    这些高层中,有见过酒剑仙者,也有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但听说宗主是与酒剑仙战后,才负了重伤,修为精进有限,自然对叶尘抱有强烈的怒意了。

    只要宗主示意,他们定会悍然出手。

    叶尘却是淡然依旧,没有回应,等待雪凌风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那一战,琼楼没有留下酒剑仙,之后不久,嵐寰便传出酒剑仙陨落的消息,世人传言,酒剑仙,是被我琼楼暗害致死。”

    雪凌风继续说着,话到此处,他眼眸微抬,有意又似无意的看了眼叶尘。

    然而叶尘淡然依旧,波澜不惊,这份心性,倒是让雪凌风颇为看好。

    点点头,他再道:“可惜,世人愚昧,我琼楼与酒剑仙,根本没有半分恩怨,当年之战,光明磊落,琼楼,败的不冤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,经此一战,我与酒剑仙,反倒惺惺相惜,成了至交,只是可叹,酒剑仙不久陨落,实为憾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雪凌风的神色间,透着几缕追忆,隐隐间,还有几分伤感。

    叶尘眉宇微挑。

    对于酒剑仙和琼楼之间的事,他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看雪凌风那伤感之情,并非故作。

    可见,酒剑仙和琼楼的关系,绝非世人传闻那般,只是那一战之后,酒剑仙陨落,所以,双方之间的关系,被夸大了。

    琼楼又未表态,故而流言四起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倒是好奇,你是何时与我宗圣女相恋的?”

    遽然间,雪凌风双眸内敛,淡淡的精芒,落在叶尘身上。

    对于紫琼那丫头,他可是十分清楚,一心沉寂在修炼中,对儿女情长,没有半分兴趣。

    这十八年来,他几次试探,怎会不知紫琼的心,早已死去。

    而且,以他的境界,自然能看出,叶尘的年龄,绝对没有虚掩。

    十八年,两人之间,绝无半分交集。

    但紫琼却对叶尘完全倾心,这本身便存在巨大的疑问。

    叶尘神色淡然,但心中却是感叹,这雪凌风,倒是心思缜密。

    不过,他既早已等待此刻,又怎会没有预料和准备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