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示好

作者:上将司令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仙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30章 示好

    殿外,一身着灰袍的中年男子,在数位丹器师的簇拥下,正朝这边阔步而来,每个人的脸上,都带着慑人的冷意。

    梁宇在皇宫,竟被人重伤?!

    虽然梁宇和皇室有些来往,有些迷念世俗的金钱权势,与丹器殿的理念规则,有些出入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梁宇毕竟是丹器殿的人。

    谁敢如此嚣张,重伤梁宇。

    这是在挑衅丹器殿吗?

    “殿主,你要为我做主啊。”梁宇一把鼻涕一把泪,朝为首的灰袍男子扑去。

    “梁宇,你的魂力?!”宋义看了眼梁宇,惊骇的发现,梁宇的魂力,竟然溃散了不少,只有灵级层次。

    这是重伤?

    这特么是在废人啊。

    谁,敢废掉丹器殿大长老的魂力?

    这一刻,宋义的脸上,浮现出浓浓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殿主,请为我做主。”梁宇哭泣道,宋义,绝对是他最后的稻草,能否报仇,全系宋义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宋义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梁宇是死是活,是废是强,与他并无太大的关系,但梁宇毕竟是丹器殿的大长老,敢废他,岂不是在针对丹器殿?

    做为殿主,他怎能不出面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舞青雪平静开口。

    宋义抬头看去,愤怒的神色,猛然一颤。

    梁宇急忙道:“殿主,就是她,在天幽城,冒充丹器殿的人,干涉世事,我本想要质问,却被她攻击,殿主,一定要拿下她,清除这种祸害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梁宇狠狠的看着舞青雪,仿佛在说,你死定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到来的数位丹器师,同样怒目横生,紧盯着舞青雪。

    敢冒充丹器殿的人,还敢攻击丹器殿的人,结局,必然注定。

    “拿你妹啊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,宋义碎骂一声,扬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的扇在梁宇脸上。

    “殿主,你……”梁宇懵了。

    丹器殿的人懵了。

    柳江墨、欧阳青云等人,同样懵了。

    宋义,竟然打了梁宇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你个混蛋!”宋义又是一巴掌扇下去,直接将梁宇抽飞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认识舞青雪,但曾见过舞青雪爷孙,那老者的身份牌,可是象征着总殿主啊。

    总殿主身边的人,需要冒充?

    敢要擒拿?

    敢去清除?

    你特么不要命,老子还想活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宋义有种被拖入火坑的感觉,恨不得抽死梁宇。

    “殿主。”数位丹器师傻眼,想要拦住宋义,却又不敢,唯有惊疑的看着宋义。

    柳江墨回过神来,看向舞青雪的目光,豁然变化。

    宋义如此举动,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这位……大人,是我管理无方,还请恕罪。”宋义狠狠的抽打梁宇,险些将对方活活打死,这才来到舞青雪身前,俯身行礼。

    他不知舞青雪真实身份,但就凭和总殿主有关,他就不敢放肆分毫,不得不尊称一声大人。

    柳江墨霍然起身,神色剧变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连宋义都都得恭恭敬敬,这女子的身份,能压制宋义。

    欧阳青云等人也是色变,骇然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丹器殿那些丹器师,更是神色狂变。

    他们的殿主,竟然在行礼?!

    即便是面对当今陛下,宋义也不需行礼,这女子,是谁?

    最为骇然的,莫过于梁宇了。

    奄奄一息的梁宇,本是满脑疑惑,宋义,可是他最后的稻草,然而这稻草,非但没帮他,反而出手打他。

    这是为何?

    但看到宋义对那女子俯首行礼的刹那,他明白了。

    对方,是连宋义都要忌惮的人物啊。

    “我乃玄天帝国丹器殿大长老,整个帝国之中,除殿主宋义外,所有丹器师,见我都得俯首行礼,这便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丹器殿的人,就当知晓规矩。”

    先前的话,还在梁宇耳旁回响,但此刻,却是那般苍白。

    他敢要对方俯首行礼,敢去讲规矩?

    “你的确管理无方。”舞青雪声音冰冷,让得宋义身躯轻颤,却不敢反驳一句。

    “丹器殿,团结一处,如今虽然壮大了,但丹器殿的初衷,却是安心修行,不被人圈养为炼制工具,只要外界没有威胁,便不干涉世事,对吗?”舞青雪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宋义额头浮现出冷汗。

    这是在责怪他,没有管理好丹器殿,让梁宇和世俗权势走到一处。

    “大人责罚的是,这是属下失职。”

    宋义再度低头,随即看向倒在地上的梁宇,道:“从今以后,梁宇不再是丹器殿的人,谁若敢干涉世事,就是这个下场。”

    梁宇面色惨然,如同死灰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废人了,本想借助宋义报仇,却不料,落得更惨的下场。

    丹器殿的丹器师,也是心下猛颤,不管之前,他们有没有和皇城那些权势走到一处,至少从今以后,他们不敢了。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。”舞青雪轻轻挥手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责罚宋义。

    更没有去羞辱梁宇,因为,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宋义如蒙大赦,俯身退下,梁宇,也被带走,至于结局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叶尘没有干涉舞青雪的处理,而是看向柳江墨,悠悠道:“三皇子请我来,不知所谓何事,现在,可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柳江墨心下微颤。

    今日之局,完全超出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本以为,有他恩师在,便能折掉叶尘的依仗,然而,他的依仗,在叶尘依仗面前,竟是这般脆弱不堪,甚至连宋义,都不敢多言一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在后悔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何必去招惹叶尘。

    柳青死了无所谓,但梁宇的损失,对他而言,可是极大的打击,今后再想谋图什么,手上都已无多余的牌了。

    至少,和他大皇兄相比,没有任何优势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邀请叶兄,无非是想宴邀,与叶兄结好。”柳江墨反应很快,既然叶尘背后,有如此势力,那么,就转而结好。

    若真能结好,绝对比拉拢梁宇,强上十倍。

    “无福消受。”叶尘摇头冷笑。

    这柳江墨,倒是拿得起放得下,见不可压制,便转而示好,甚至连恩师的仇,都能完全放下,这种人,心狠手辣,叶尘,不太喜欢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