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我有必要认识你?

作者:上将司令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仙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28章 我有必要认识你?

    皇宫,象征着玄天帝国三十六城,最高统治。

    整个帝国,当以皇室为尊。

    然而,在叶尘眼中,天玄帝国皇室,不过一只稍大一点的蚂蚁罢了,他还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三人,朝着三皇子行宫,淡然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,三皇子行宫中,欧阳青云已至,等待叶尘他们到来。

    “若是天幽城丹器殿,敢干涉世俗之事,本座定会处置。”梁宇淡然开口,这是给三皇子表态。

    有梁宇这句话,三皇子心下更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尘到了,殿内众人的目光,瞬间看去。

    每一道目光,都如利刃,仿佛能将叶尘三人割裂。

    然而叶尘却并未在乎这些目光,径直坐下。

    这一坐,却让不少人,神色微变。

    在这皇宫,没有皇室之人赐坐,谁敢随意坐下,整个殿内,唯有三皇子、梁宇和欧阳青云坐着,其余人,都是站立。

    叶尘三人,竟敢直接坐下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有武侍怒喝出声,却被三皇子挥手拦下。

    “闻名不如一见,叶兄之狂,的确让人倾佩。”柳江墨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在这皇宫,敢无视他,直接坐下,除了皇室那些长辈,叶尘,绝对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不愧是敢杀他武侍,还扬言他不敢为敌的人。

    够狂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我杀了你的狗,你想做主?”叶尘何尝听不出柳江墨话中之话,但他需要在乎?

    柳江墨不言,只见一旁的柳垣,附在他耳旁轻声说了句。

    抬头,柳江墨看向梁宇。

    叶尘身侧那位女子,便是在天幽城力保叶尘之人。

    她,是丹器殿的人?

    她,就是叶尘的依仗?

    是与不是,想来他师傅梁宇,自有判断。

    “我乃天玄帝国丹器殿大长老,梁宇。”梁宇幽幽开口,直视舞青雪。

    舞青雪黛眉微皱,梁宇是谁,她并不认识。

    而她这一皱眉,梁宇便能肯定,她绝非丹器殿之人。

    在这玄天帝国,只要是丹器殿之人,即便不知他梁宇这一号人,但大长老的身份,便足以让殿主宋义之外,所有丹器师,俯首行礼。

    舞青雪,无动于衷,显然,还不知丹器殿的规矩,自然非丹器殿之人。

    “丹器殿,什么时候也与世俗权势为伍了?”在梁宇摇头之际,舞青雪忽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梁宇微微一愣,竟敢质问他?

    看来是认准丹器殿不问世事这点,故而借用丹器殿之名,四处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被抓现行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,梁宇神色沉了下来,道:“据说天幽城丹器殿,擅自干涉世俗之事,我本以为是有人违背丹器殿规则,没想到,竟是冒充丹器殿之人,作威作福。”

    “冒充?”舞青雪眉宇皱得更深。

    堂堂丹器殿总殿主孙女,竟被人说是冒充丹器殿的人。

    她需要冒充?

    “你连我都不认识,更不懂丹器殿规矩,难道不是冒充?”梁宇不屑冷笑。

    “认识你?我有必要认识你,你所谓的规矩,又是什么规矩?”舞青雪冷声回应。

    梁宇傲然道:“我乃玄天帝国丹器殿大长老,整个帝国之中,除殿主宋义外,所有丹器师,见我都得俯首行礼,这便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梁宇?”舞青雪声音逐渐寒冷起来。

    在叶尘面前,她是武侍,毕恭毕敬,但别忘了,她也是舞惊天孙女,同样身份非凡。

    一个帝国分部的长老,也敢和她讲规矩,要她俯首行礼不成?

    梁宇脸上,也开始浮现出温怒之色,很是不快。

    一个冒充丹器殿丹器师的人,竟敢直呼他名!即便是当今陛下,也得尊称他一声大师!

    “我是丹器殿之人,你敢要我俯首行礼吗?”舞青雪看着梁宇,声音幽冷。

    梁宇神色阴沉,道:“若你是丹器殿之人,就当知晓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和我讲规矩?”舞青雪的话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然梁宇却没能听出,阴沉的脸上,怒火弥漫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即便你是丹器殿的人,敢这般无礼,你在丹器殿的日子,也到头了。”梁宇怒道。

    “丹器殿内,还没人敢这般与我说话,即便是玄天帝国的宋义,也不敢。”舞青雪冷声道。

    梁宇冷笑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殿内众人,都摇头而笑。

    包括柳江墨。

    宋义可是玄天帝国最强丹器师,真级巅峰,即便是他父亲,都得敬重,以礼相待。

    此女竟敢如此狂妄。

    即便她真是丹器殿的人,恐怕也真如梁宇所言,她这身份,到头了。

    不愧是和叶尘一道之人,同样够狂啊。

    柳江墨看向叶尘,轻轻摇头,仿佛在说,你的依仗,不够看啊。

    叶尘心中冷笑,以舞惊天的实力,在丹器殿的身份,绝对不低,这梁宇,敢要舞青雪俯首行礼,是谁后悔,怕是很有趣啊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一言,现在的你,绝对不是丹器殿的人了。”梁宇大手一挥,随即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仿佛剩下的事,交给柳江墨便足以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,还给你。”舞青雪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梁宇怒视着舞青雪,以他的身份,他懒得过多理会,但这女子,竟然如此狂妄。

    还给他?

    是要将他逐出丹器殿?

    简直太嚣张。

    “丹器殿,不收你这样的败类。”舞青雪再道。

    虽然她年龄不大,但她却知道丹器殿的规矩。

    当年,丹器殿创建之初,乃是一群丹器师,不愿成为其他势力圈养的炼制工具,团结一处,专研丹器之道,这才发展到如今的地位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代表,丹器殿的人,就要依仗丹器殿的身份,去世俗界谋取其他。

    丹器殿的丹器师,以专研丹器之道为主,只要外界没有威胁到他们,就不会过问,这,才是丹器殿的初衷。

    梁宇,借用丹器殿的身份,干预外事,已不配为丹器殿之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梁宇笑了,怒极而笑,放声而笑。

    在这玄天帝国,除宋义外,谁有资格将他逐出丹器殿?

    “小女娃娃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梁宇冷冷说道:“除宋义殿主外,谁也没有资格将我逐出丹器殿,你又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梁宇的话,还未落下,一道清脆的声音便响起。

    柳江墨、欧阳青云豁然起身,所有人,骇然的看着场中一幕。

    她,竟然在扇梁宇的耳光。

    她怎么敢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